凯旋门网站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
联系传真:
电子邮箱:
联系地址:
当前位置: > 凯旋门网站 > 凯旋门网站

棒槌琴弦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5-13

  婆婆贾桂花,1927年生于栖霞县西城一个偏僻的穷山村贾庄。她7岁包脚,疼得整天哭闹,她的母亲便教她一门手艺———织棒槌花边。母亲说,我们女人脚小干不动山里活,只有学好了这门手艺才能养活自己,你看咱这周围村的大姑娘,会织花边的,找婆家也好找。后来国家开始止包脚,但婆婆窝断了的脚趾再也没有直起来,成了“半解放脚”,依然走不快。

  到14岁时,婆婆已练就了好手艺,她织的花边每次交货都受到花边庄的夸赞。每次来了新样子,花边客会跑上几十里路,专程登门找她织样子,再让其他人照着织。她21岁嫁到院上村,便成了全村的花边老师和村花边组的组长,负责分发花边样子,织样品,指导全村妇女织新样。不论多么难织的新样子,只要交到她的手里她一看就会。

  织花边,当然是为了生计,但渐渐的,成了她的爱好。她对我说,织花边也是一种乐趣,看着这些棒槌跳来跳去,听着它们“叭叭啦啦”地响着,就好像听着一首好听的歌,心里有什么难事也会忘得一干二净。她还说,靠着织花边,“我们这些家庭妇女还能帮着养家糊口。我这三儿一女,一个大学生,一个中专生,两个高中生。要吃要穿要上学。上生产队干活,男劳力一天也就挣一两毛钱,我只能挣几分钱,我就晚上织花边,织到深夜,早起再织上一个小时,比男劳力挣钱都多。那年,老大考上了高中,老二考上了初中,别人都替咱担心,说咱拿不出这么多钱。我一点也没愁,打点得好好的送他们去上了学”。

  那些年,我们虽工作在县城,家里还种着一亩苹果,节都要回家种地。婆婆常常帮我们干一些农活,还帮我们做一日三餐,本就辛苦,但她的棒槌“琴弦”从没有停过。三伏天的中午,我们都在歇晌,婆婆的炕上依然响着“嘎嘎啦啦”的棒槌声。我被这动听的弦律所打动,过去坐到她的身旁,只见她的十指自如地牵动着围在花边机上的百多根棒槌,它们欢快地跳来跳去,十分协调。看着婆婆满脸的喜悦,我忍不住想试试。婆婆把花边向我跟前推了推,手把手教我把一根一根的棒槌夹在手指的空当,依次序把左右手的棒槌交替着丢过来丢过去。我这一双笨拙的手,手指僵直得像筷子,两条腿在花边机下蜷不起来伸不直,头上的汗水不住地往下滴。婆婆笑着对我说:“算了吧,你再学下去,我这一机花边就交待了!被汗水洗了,人家是不收的。”“织花边真不是块好营生!一天到晚,一年到头,腿老这样盘着,不用说干活,就总是这姿势我也受不了!”我尝到了苦头,忍不住吐槽。婆婆淡淡地说:“我从7岁到如今,这70多年也过来了,也没觉得怎么累。”

  泪花涌上眼眶,我对她说:“跟我们到城里去吧,住得惯就住下,住不惯再回来。你老了,我们也不是养活不了你,花边的事你就放下吧。什么工作都得退休,你看连我们都退休了,你更该好好歇一歇了。”婆婆却摇摇头:“你不知道,织花边这营生有瘾,听着这些棒槌的响声心里就高兴,就觉得它们在为我唱歌跳舞,一时听不到心里就不是个滋味。”

  2005年清明节的前一天,我和老伴带着小孙子去了婆婆家。这一天,她终于放下了她的棒槌花边,高兴地领着我的小孙子去大街上玩,教孩子捣麦米,玩得非常开心。临走时,我掏出二百元钱交到婆婆手上,让她赶集买点吃的。婆婆不肯收,说:“我有钱,养老钱不收你们不算,我收了;过节你还给,这些钱我花不完。如今孩子们都不用我了,我织花边的钱自己也花不完,剩下的我还存着呢。”再三劝说,婆婆只留下了一百元,还为我们打点了麦米和鸡蛋、鸭蛋,把我们送出门,依依不舍地看我们出了村。没想到,这一送便成永别。

  清明节的凌晨4点,天空下起了小雨,三弟家的苹果放在我们的院子里,三弟和弟媳开门去盖苹果,婆婆听到了,忙起身帮忙。忙活完了,婆婆命弟媳把花边机拿到炕上,说:“天快亮了,睡不着了,织会儿花边。”5点整,三弟去叫婆婆吃早饭,却发现婆婆躺在院子中间。我们接到电话,叫上救护车急速赶到,但已回天无力。三弟媳看着婆婆的花边机泣不成声,她说:“妈妈这是从4点织到5点,一点儿没有间歇。”我常来看她织花边,我知道,她织的这一尺的大边,正是她一个小时的工作量。从7岁织到79岁,婆婆的棒槌琴弦,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分钟,方才曲终人散。

凯旋门赌博网站 凯旋门网站

{Copyright 2017 凯旋门赌博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